所在位置:首页 > 关心下一代
乐园社区关工小组长栾姝影同志 抗击疫情先进事迹(图文)
发布日期:2020-04-16 13:20:03 发布者:区关工委老科协 来源: 浏览量:3943

疫情防控对于社区工作人员来说,是一场艰苦的考验。从大年三十到312日,做为佳木斯市w88体育和平街道办乐园社区居委会主任,也是社区关工小组组长的栾姝影已经连续工作了整整50天。她所负责的网格里一共有547户人家,几乎都在老旧小区内,爬楼成了她每天工作的常态。而作为社区主任,栾姝影还要承担必不可少的上报工作,因此,每次入户,她几乎都是一路小跑,动不动就是一身大汗。工作起来的栾姝影是智慧的。她是佳木斯市最早采用台账记录本和升降星记录法的人。这是疫情排查工作开始以来,她自己总结出来的快捷、高效的工作方法。

124日接到排查任务后,栾姝影就开始思考如何能高效、及时又要准确地了解到每位居民的情况,让排查工作真实有效。“当时我就想,为什么不建立入户调查台账记录本,有了记录本不就能直观而准确地了解到居民的情况了吗?”想到就做,栾姝影连夜制作了自己的第一个账本。随着工作的不断深入,工作方法也在不断改进完善。翻开栾姝影手里的账本,共居人数、交通工具、风险指数等等一应俱全。账本后面还附带着入户调查登记表、情况汇总表以及网格员入户调查的照片还有微信群的截图。通过这个账本,她管理网格内的5471386名居民的即时信息一目了然,佳木斯越来越多的社区工作者都在采用与她相同或类似的工作方法。

第一轮排查完毕后,乐园社区共有7户人家是从疫区返回的,需要每天对他们进行入户、测温和生活服务。当时,市区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而且,随着排查的不断深入,疑似、留观和居家隔离的人数都在不断的上涨。害怕、担忧,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不可避免的。“我去吧。”拿着汇总的名单,栾姝影平静地说道。“别争了,我是主任,我先上。”彼时,全市的防控物资短缺,入户时,她身上的装备只有脸上的那只口罩。每次入户回来,她都需要全身消毒,可即便如此,每次回家也是战战兢兢。“先去卫生间,等全身上下洗利索了再出来。”栾姝影笑着回忆道。本来回家的时间就晚,再加上一番折腾,能坐下来歇一会儿常常是十点多了。孩子为了见她一面,也跟着熬夜,留给孩子的时间极为短暂,说不上两句话还得接着工作:“可这个时候只有先忽略他了。”栾姝影还是笑着说,但泪光闪烁。

巨大琐碎繁重的工作量让按时吃饭成为了一种奢侈,甚至连喝水都成了负担。“你不能在入户的时候跟人家借厕所用啊,现在是敏感时期,咱们的工作接触人多,有风险,不能给人家添麻烦。”同栾姝影一样,社区的工作人员每天工作时间都不敢畅快地喝水,实在渴了就含一口润润嗓子。有一次,她忙的一天也没顾上吃饭,下午五点种的时候开始头晕目眩,浑身发抖冒冷汗,好不容易回到家,看到吃的就往嘴里塞,还没等缓过神来,工作又来了,她强撑着坐在电脑前开始做汇总。高强度的工作,在连续奋战了14天后,她晕倒在了入户走访的路上。

栾姝影被诊断为感冒加上疲劳过度引发的低血糖,引起了心脏不适。“我听说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我还发着烧,万一要是确诊了新冠肺炎,那和我接触过的同事都有危险,整个社区的工作都有可能会停摆,那对防疫工作的影响该有多大啊!”栾姝影说,从那以后她都随身带点吃的,“我的工作还没有做完,我不能倒下。”

晕倒后的第二天,栾姝影又回到了工作岗位。除了正常的入户排查,她还要负责对弃管楼进行消毒,每天对十几户外地返佳的隔离人员进行监管并帮助他们采购生活物资。“有的时候也挺难过的。”栾姝影说,一部分居民对防控工作不理解,在微信群里恶语相向;隔离人员会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想喝啤酒,想嗑瓜子,想要什么牌子的卫生纸,想要什么样子的茶叶蛋,光是为了给住户买酒精,她就曾经跑了十几个药店。“我想尽量去满足他们,尽量去化解矛盾。因为,毕竟在家隔离心情都有些烦躁,应该多理解他们一些。”

37日,一直忙碌的栾姝影得到了短暂的“休息”。一户夫妻俩发了烧,她和医务人员一起把夫妻俩送到了发热门诊。没想到,随即她便被要求到隔离点进行观察。听说了这个消息,很多同事,甚至还有居民给她发信息,都说让她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弄得她哭笑不得。虽然不能入户,她还是不停地在手机上工作。还好,那对夫妻俩排除了新冠肺炎,她也解除了隔离。“不踏实,心里总有事放不下,还是等疫情结束后再好好休息吧。”她说。

不退不拖,勇于担当,面对艰险走在前面。在社区网格员因事因病休假暂时空缺,尚未配备时,作为社区主任,她深知形式严峻、责任重大,面对组织的委托她不退不拖、主动担起社区疫情防控责任,考虑到社区女同志多晚上出来不安全,每次接到紧急核酸检测任务总是自己开着车第一时间到达社区,带领医务人员挨家挨户到隔离人员家做核酸检测。每天来的最早,走的最迟,始终坚守在防控第一线,践行着初心使命,展现出新时代社区党员干部的风采。

又是一个清晨,她起床后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套上厚厚的棉衣,鞋也来不及清理便冲出了家门。前方是数不清的等她攀登的台阶和打不完也接不完的电话……那张疲惫憔悴的脸,依然很美。